媒体视点
2018.5.17-医师报-今天的辛苦是在铺垫你的未来

  


视频专访|徐金富:今天的辛苦是在铺垫你的未来


  上海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徐金富教授,既是科室主任,医教研一手抓,还有科室行政、参与医院党委工作。医疗工作是在白天8小时完成,教学和科研等则在8小时之外。经常工作到很晚的他,回到家后如果不工作和学习两个小时,会感到心里不踏实。

  这样的“拼命三郎”性格,可追溯到刚刚从医学院校毕业的他,总有一股认真而不服输的劲儿,甚至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短短一年时间,竟在国际呼吸领域的最权威SCI杂志上发表专著,完成了外国导师起初看来是“不可能”的事。

  在第十五届中青年呼吸学者论坛期间,《医师报》联合“呼吸空间”,对徐教授进行了专访。他说,“我只是所有在国外留学的医生中最平凡的那个。”

  查房不是“看一眼”病人就完成任务

  医师报:呼吸疾病的诊断是扑朔迷离的,年轻医生如何培养严谨的系统的诊治思维?您在平常的教学过程中有些什么样的经验?

  徐金富:呼吸临床,特别是呼吸内科学主要是鉴别诊断和鉴别诊断之后的治疗,需要有着高度严谨的态度。这是我从我的老师们身上学到的,张珍祥教授、徐永健教授、陆再英教授、何礼贤教授、瞿介明教授、何国钧教授、李惠萍教授等,他们对待患者的态度,很多时候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我。

  现在,我也在带年轻医生,查房,一定要静下心来与患者沟通,详细地询问病史,包括患者的任何细节,不只是症状体征表现,不只是发病过程,还有患者的工作、生活环境,甚至患者的心理压力。再结合临床治疗、影像学检查等,做出综合判断。这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过程,需要时间与患者沟通。

  我在科里每周两次查房,疑难危重患者随时看。教学查房经常会到中午一点钟左右才结束。很多下级医生,包括研究生深有体会:做内科医生、特别是呼吸科医生就该是这样,详细沟通,从细节中发现问题,而不是“看一眼”病人就完成任务。

  今天的辛苦是在铺垫你的未来

  医师报:很多年轻医生会觉得工作压力大,不免有些抱怨的情绪,您会怎么引导他们,给予正能量?

  徐金富:年轻医生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就一定要做好辛苦的准备。一毕业就很轻松,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的。我在开始做医生时,也是每天都在写病历,经常要写到晚上9点钟。国外的住院医师也是这样,甚至24小时待在医院里。所以住院医师特别是正处于规培、专培阶段的医生,必须有这样的心理准备:在这个阶段,认认真真的,投入最大的精力,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学习和工作,因为今天的辛苦是在铺垫你的未来。

  研究过程比研究结果更重要

  医师报:我们知道您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学习,您觉得在那边与国内有什么不一样?

  徐金富:我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呼吸科学习时,我的导师是呼吸科主任,主要工作是在实验室,但是也有临床工作。

  每天早上7:30以前,导师带着我们开始在全院巡房呼吸科病人。他们的呼吸科只有呼吸重症,没有普通病房。因此除了重症患者在监护室里,其他呼吸科的患者全部分散在整个医院的各个病房里。所以,我们每天要导师带领下首先进行全院巡房。随后,再去看重症监护室的患者。查完房再去实验室,开展临床研究。

  一年多的时间,时间不长,但非常充实。我们结合美国的慢阻肺网络数据(COPDgene),通过对研究大数据进行分析,阐明了其中的一个小的问题,并在美国呼吸与危重症杂志AJRCCM上发表了我们的文章。

  起初,导师认为一年的时间,不太可能做出像样的研究。因此这篇文章能完成并发表,他也很震惊。当然我也付出了很多,除了家人来美国的几个星期的周末是和他们在一起,其余的周末时间都是在实验室里。我是一个临床医师,出去做研究,如果把一年的时间浪费在那里,我会觉得很不划算。所以,我需要更大的努力去完成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研究,充足便利的研究条件给我省了很多力。而且,导师每个星期都与我们会面,这让我感到很大的压力。如果一周没有数据出来,心理上会觉得过不去。导师不会在意你的研究中到底有没有阳性结果,他只希望你认真地去做,反复验证,保证研究的可重复性。这或许是国内值得借鉴的地方。我们现在做研究,重要的是控制过程,而不是控制结果。无论是阳性还是阴性,都是结果,我们都可以报道。

  医师报:我感到您是中国学者到国外留学的典型代表,就是这一群人总是憋着一股劲,本着“一定要做出点什么”的精神,否则就不回国。

  徐金富:我可能是其中最平凡的、最普通的一个,很多人都很优秀。可能他们做研究有更多的时间。比如,两年或者三年,但是我只有一年。所以那时的我,只想在紧凑的时间里把这件事情完成,只能拼命给自己施加压力。

  医师报:每个出国的人都收获颇丰,我们还是应该鼓励年轻医生都能够出去走一走,带一些经验回来。

  徐金富:我觉得这样是非常应该的。出去参观后,你的思维和想法,看问题的角度都会不一样。英语口语都会好一些。在国内,你永远无法意识到外边的世界有多大。应该出去走一走,开阔眼界。